郁燊

是我名字不够难读了,还是你们都成了大猪蹄子

好好地介绍一下自己叭₍⁽˚⑅̆˚⁾₎
  我是郁燊,应该说来来去去换了好多好多个圈名,最终敲定了这个(虽然读起来拗口(ノ˃̩̩Δ˂̩̩ )ノ)
  也是一个梦想一夜暴富的咸鱼,不定期地掉落文章,不弃坑的,但是更新时间很漫长。
  热衷于各种手工以及那些令人沉醉的色彩搭配(虽然自己衣品很差)
  希望发出来的文章能有人点评哪里不好!但是不允许评论cp的好坏!可逆可拆不准骂是我的底线!!!
  很高兴遇到大家,希望能一直写下去吧☆彡(^・ᴗ・^)

love everyone~

方知你喜悲(三)

  还未等金光瑶整理完思绪,一阵天旋地转后,他便身处一间房,简洁又不失一位家主的应有的大气,这是聂明玦的寝室,当年自己也时常在这儿给他弹上一曲清心,可惜却掺含了夺人之命的邪曲。
  一墙之隔的是书房,只要不大声讲话,理论上是不会有声音传过来的,但金光瑶就是能将聂明玦的话一字不漏的收入耳边——“彻查最近何人往敛芳尊寝室前放了一封信...另外将近来敛芳尊建的那座观音庙有关谣言压下去...庙内布置阵法,万不可叫那观音的模样让人看了去,惹出是非。”
  不曾想过,自己当时年少羽翼未丰,做下的事却从未被人发现的原因,可能他自认为是自己处理严密不留痕迹。在自己看不见的后面,话少严肃正直的大哥,为了自己竟施用谋略,一步一步地清除遗留的痕迹与隐患 。金光瑶自嘲一笑,哪怕是二哥,对于自己不过是一成不变温柔,但不知这世上还有一个看似不屑却改变自己,暗地里处处维护他的大哥,可惜太迟了,现在的他恨着他。况且他金光瑶不过是一条从沼泽钻出来的蛇,阴冷狡猾,心...也是冷的。当聂明玦给予的救赎变了之后,他就谋划着如何解决掉他,得到过温暖的人,一旦失去,宁愿毁掉也不愿再次争取。大哥...一直保护我不好吗?一直信任我不行吗?一直不改变不好吗?
  金光瑶颓坐在地上,周围越发昏暗,俶而,光明由一根红烛的火光蔓延开来,火苗摇曳间,他看见了聂明玦身穿红袍向他走来,那红袍飞舞着鸳鸯,袍角是那金线绣成的肆意怒放的牡丹,常年严肃的脸因烛光柔和下来。金光瑶恍惚间似回到当年自己成亲时,明明知道新娘是自家亲妹妹还不得不娶,明明是自己儿子却只能一手扼断双翼,那场令人心寒又作呕的婚礼。聂明玦走到他跟前,屈身蹲下后低沉又隐忍地唤了声“阿瑶...”。平日的赤峰尊此刻手足无措,他幻想着能与阿瑶成亲,在梦里亦是如此,但第一次阿瑶回应他了,怎不叫他欣喜,即使只是一场梦。
  “大...大哥...”抬眸看去,散乱的发丝间,蹲在自己眼前的男人平静的脸上跃出欣喜,他双手有些颤抖但坚定地握住自己的手。金光瑶突然不想挣开了,他满怀复杂心情对着大哥,你说恨是恨,但心底早年被压制漫出的情意就如一湖汹涌的水拂过那颗岌岌可危的心,这恨意般的高山也不知何时被磨得只剩一粒,或许只需要一把火,就烧之殆尽了。
  最后的一把火,是聂明玦的吻。聂明玦小心翼翼地贴上金光瑶的唇,褪下一身的气势,将赤子之心捧到金光瑶跟前,他知道阿瑶不一定接受他,但他仍虔诚地期待着,因为他爱他入骨。金光瑶看着近在咫尺的聂明玦,他感觉到大哥有一丝卑微了,爱得卑微又深沉,如一颗小小的陨石,从万里而来,即使微若尘埃却蕴含强大能量。金光瑶从心底叹了一口气,那亲自聂明玦锁上的心正一点点地解开,事已至今恨其实也没什么用了,总归是死在一起的人。
   总归这方寸之地只剩他与他了,敬过恨过,现在好好爱一回吧......
 
前言
…………………………………………………………
诶嘿嘿,我回来了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呢,不过没关系嘛,一起加油吧!!!

《方知你喜悲(二)》by郁燊

  金光瑶压下心中的疑惑,走到聂明玦身边,这时聂明玦身子微微一动,怀中金色的东西飘落在地。金光瑶低头拾起,触手柔软的绢丝,奢华的牡丹暗纹,末端绣着小小的“瑶”字...这是我少时的发带?为何会在大哥身上?
  四周的场景霎时朦胧起来,酒肆醉汉的咒骂声、巷口传来的吆喝声、孩子惊醒的啼哭声模糊地传入金光瑶耳中,眼前一黑,便又不知身处何方。
  金光瑶睁眼时,发现自己飘在空中,身子缩小了几分,像个小团子一样,聂明玦背对着他,踢了几脚身前人:“哼,娼妓之子,无怪乎此。”金光瑶往前飘一段距离,探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正是自己。敛芳尊狼狈地趴在地上,一头青丝凌乱,金色的衣袍上沾满灰,嘴角挂着一条血痕。男人转过头来看见金光瑶,瞪大眼睛,回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敛芳尊。金光瑶自觉不好,飘进书册间藏了起来,微微伸出头观察男人。
  “滚出去,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这样,我就杀了你。”聂明玦一时以为自己眼花,走进书房揉了揉眉间,没注意头上柜子里的金光瑶。片刻后喝了口茶,在书桌底下拿出一盒药膏,叫来了管家,吩咐他把这药找人送去给金光瑶,就说是蓝曦臣送的。
  金光瑶盯着聂明玦手上的药膏,他当时就说这药膏盒子上为何刻的是松柏而不是清云,还以为是蓝曦臣从哪里买过来顺带给了他,结果没想到啊!这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自己。
  管家走后,聂明玦在纸上不知写着什么,忽然有人不知从哪发出声响,三长一短的节奏,他手上一顿,墨汁晕染了一大片区域,搁下笔往外走。金光瑶连忙闪出书柜,飘到聂明玦头上,扭头瞟一眼满是字的纸张,上面布满两个字——“阿瑶”。金光瑶目瞪口呆,可接下来聂明玦和另一个人的对话更是让他不知所措。
  聂明玦走出厢房,往后院走去,那里是一大片竹林,据聂家一个老人说,聂家多年前在竹林布阵,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因何。不得不说,这片苍郁的竹林里灵力充沛,有股安抚人心的气息,很适合聂家这种修刀的狂躁人士居住,不过就不知为何没人知道这样一个地方,说不定是最近才建成的。
  聂明玦顶着金光瑶兜兜转转,来到一座竹屋,有人端坐在屋前书桌前,脸色凝重。“何事?”聂明玦开口就问,若非要事,眼前这人不会主动找自己。
  “主......有麻烦了。”那人简单一拜后翻出一封信,信上写着:金光瑶你以为烧了自己生长的勾栏就以为没人知晓你的身世了吗?我要告知于众,还有那些命丧火海的人的命,通通要你陪葬。
  “何人寄信。”聂明玦将信揉成一团碾成粉末撒在石板上。
  “不知,这是属下在门前台阶上拾到。”
  “阿瑶知否?”
  “不知,瑶公子回院时已经昏迷。”
  聂明玦一愣“照顾好他,我来处理。”转身离开。

———————————
前言
日常咸鱼的我来了,终于捣鼓出了超链接,哎呦喂~可以准备炖肉了~~~(捉了一下虫子再发一次/捂脸)

《方知你喜悲(一)》by郁燊

  金光瑶睁开眼,果不其然是一片浓郁的抹不开的黑,像这般与怨念颇深的大哥困在棺中,自然受他影响无法轮回。自己死后,随着真相大白,恐怕也与当年夷陵老祖那样受万千世人辱骂吧。满嘴仁爱道德的义士?呵,不过是一群不辨是非,抓到谁咬谁的糊涂虫,论贡献还比不上我个遗臭万年的人。罢了,所有一切都已结束,遗憾的是这辈子还没来得及对二哥说声谢谢,也还未好好安葬母亲。
  合上眼,陷入沉睡。身后是怨念消散、恢复清明的聂明玦“爱而不得,求而不得,由爱生恨。阿瑶我是不是很可怕?”无妨,既然阿瑶怨着我,那我就伴着他待怨气消散的那天。
…………
  “温宁,我死后你就趁封印加固的时候将这个貘香炉放去金光瑶和聂明玦的棺里吧。”世人都在寻找阴虎符,即使它可能早已化为粉尘,怀着不轨之心的人总有万种办法达到目的,呵,与其将来会放出这两杀器,倒不如帮他们一把,早日轮回。魏无羡转过头,看着蓝忘机,紧握他僵硬发白的手,蓝二哥哥,等我一起再天天。“多帮帮思追,刚当上家主会很忙。唉,师妹这家伙先离开了,轮回后他可就变成师姐了。”
…………
  燃烧的烟雾在棺中蔓延,抱着金光瑶的聂明玦本想掐灭这黑暗中唯一的红光,却无力地合上了眼,跌落梦境。
  “在家要好好学习,莫像魏婴一样。”聂明玦嘱咐着聂怀桑,准备背着刀前往云梦与江宗主江枫眠商议要事。身后是断了一只右手,歪着头的金光瑶,暗红的血迹在金星雪浪上勾勒出一大片牡丹,金光瑶看看自己,再看看不远处青年样貌的聂明玦,什么情况?
  金光瑶快步跟了上去,眼前一黑,便来到云梦郊外。正值三月,凉雨轻飘,清晨的浓雾笼罩在这个如江南小镇般的地方,有一身材高大、神情严肃的青年破开白雾坐在了一处酒肆,唤店家上几坛天子笑。
  几杯下肚,虽不至醉,但那入肚的灼热硬生生逼出眼角几滴清泪,青年用手背一抹,抓起一坛烈酒便往喉里灌,朦胧间仿佛看到一朵翻飞的金牡丹。“阿瑶....”聂明玦干笑一声,笑容里满是苦涩,“对不起...”说罢,身一歪,头碰在桌上,手中坛子滑落,一地碎片,酒香四溢。不知何时散开的衣襟,漏出一抹金黄。
  金光瑶慢慢靠近,奇怪的是有孩子咬着糖葫芦路过却好似看不见他这幅模样,擦身而过。金光瑶愣了愣,低头看看自己满身血污,再抬头瞅瞅淡定吃着糖葫芦的小孩,嗯?云梦的孩子都那么大胆的啊?!


——————
很草率就写了第一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实我是要理理思路写后面的,先给个小爪子不要嫌弃呀~
 

弹幕式的面面和一对一定意义上的情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ಢ.౪ಢ‵)

《方知你喜悲(前言)》by郁燊

  修真界有几件不得不提的大事,金家家主的事儿算一件。打从金光瑶与聂明玦共同被封入地中,那四溢的怨气使得方圆十里寸草不生、枯土肆野,后来衍生出一种奇怪的鬼物,被称为:怨鸢。这种鬼物能上天入地,有着坚硬的爪子和嘴喙,浑身漆黑,以怨气和腐土为食,奇就奇怪在这些鬼物从不离开那棺木十里外,每天一圈一圈地在某个范围内觅食,因而土壤渐渐减少,那棺木也就重见天日。难道没人来管吗?不,不是的,是他们管不了。距离修真界几位传奇人物仙逝已经过了不知多少岁月,除了书上记载的文字,没人记得那时候的秩事,也没人在乎。到后来,已经回天乏力了。
  人们没有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那冲天的怨气汹涌得更为澎湃,随着咒符的风化、多年未维修的阵法失效,蛇一般的浓黑怨气蜿蜒着蔓延整片大陆,生灵涂炭,唯有云深不知处、莲花坞、金鳞台不受侵扰,而乱葬岗这个鬼地方倒是把怨气吸收了个半。当蓝、江、金三家弟子出动镇压,发现早已魂去棺空,那两具化为尘埃的尸体旁,只有一个样貌奇特的貘香炉,里面的香料刚好燃烧殆尽,冒出缕缕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