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燊

《方知你喜悲(二)》by郁燊

  金光瑶压下心中的疑惑,走到聂明玦身边,这时聂明玦身子微微一动,怀中金色的东西飘落在地。金光瑶低头拾起,触手柔软的绢丝,奢华的牡丹暗纹,末端绣着小小的“瑶”字...这是我少时的发带?为何会在大哥身上?
  四周的场景霎时朦胧起来,酒肆醉汉的咒骂声、巷口传来的吆喝声、孩子惊醒的啼哭声模糊地传入金光瑶耳中,眼前一黑,便又不知身处何方。
  金光瑶睁眼时,发现自己飘在空中,身子缩小了几分,像个小团子一样,聂明玦背对着他,踢了几脚身前人:“哼,娼妓之子,无怪乎此。”金光瑶往前飘一段距离,探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正是自己。敛芳尊狼狈地趴在地上,一头青丝凌乱,金色的衣袍上沾满灰,嘴角挂着一条血痕。男人转过头来看见金光瑶,瞪大眼睛,回头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敛芳尊。金光瑶自觉不好,飘进书册间藏了起来,微微伸出头观察男人。
  “滚出去,下次再让我发现你这样,我就杀了你。”聂明玦一时以为自己眼花,走进书房揉了揉眉间,没注意头上柜子里的金光瑶。片刻后喝了口茶,在书桌底下拿出一盒药膏,叫来了管家,吩咐他把这药找人送去给金光瑶,就说是蓝曦臣送的。
  金光瑶盯着聂明玦手上的药膏,他当时就说这药膏盒子上为何刻的是松柏而不是清云,还以为是蓝曦臣从哪里买过来顺带给了他,结果没想到啊!这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瞒着自己。
  管家走后,聂明玦在纸上不知写着什么,忽然有人不知从哪发出声响,三长一短的节奏,他手上一顿,墨汁晕染了一大片区域,搁下笔往外走。金光瑶连忙闪出书柜,飘到聂明玦头上,扭头瞟一眼满是字的纸张,上面布满两个字——“阿瑶”。金光瑶目瞪口呆,可接下来聂明玦和另一个人的对话更是让他不知所措。
  聂明玦走出厢房,往后院走去,那里是一大片竹林,据聂家一个老人说,聂家多年前在竹林布阵,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因何。不得不说,这片苍郁的竹林里灵力充沛,有股安抚人心的气息,很适合聂家这种修刀的狂躁人士居住,不过就不知为何没人知道这样一个地方,说不定是最近才建成的。
  聂明玦顶着金光瑶兜兜转转,来到一座竹屋,有人端坐在屋前书桌前,脸色凝重。“何事?”聂明玦开口就问,若非要事,眼前这人不会主动找自己。
  “主......有麻烦了。”那人简单一拜后翻出一封信,信上写着:金光瑶你以为烧了自己生长的勾栏就以为没人知晓你的身世了吗?我要告知于众,还有那些命丧火海的人的命,通通要你陪葬。
  “何人寄信。”聂明玦将信揉成一团碾成粉末撒在石板上。
  “不知,这是属下在门前台阶上拾到。”
  “阿瑶知否?”
  “不知,瑶公子回院时已经昏迷。”
  聂明玦一愣“照顾好他,我来处理。”转身离开。

———————————
前言
日常咸鱼的我来了,终于捣鼓出了超链接,哎呦喂~可以准备炖肉了~~~(捉了一下虫子再发一次/捂脸)

评论

热度(8)